言邪。

这里言邪,偶尔码文画画,有点渣哇,请多多指教( ̄▽ ̄)

一只奶布,p2原图实力证明我上课时有多皮。

_(:_」∠)_

#中山AS场照


孤寡刺客,没有小姐姐也没有jio克(╥﹏╥)

【瑞金】给你我的梦

随手更的小短文,ooc严重,勿喷。
梦境管理者格瑞X织梦精灵金,无脑短文
以后会常更小短篇,中长篇如果有人点文可能会更吧……
————————👇OK,下面正文👇————————
        金是一只织梦精灵,而他的姐姐秋,是织梦王,两人在人类世界开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给被厄运缠身的人们带来美梦,他们需要的报酬不多,你的善良和噩梦碎片。

       金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季时捡到格瑞的,那时的格瑞不过五六岁,眼神中却是对这个世界的恐慌与冷漠。

       他在热闹的圣诞前夕,穿着单薄的旧衬衫,蜷缩在小店旁的巷口,眼窝就像是凹进脑子的深处,苍白无力的脸上就剩下一双被迷雾蒙住的殷紫双眸。若不是被秋驱使着离开暖融融的火炉去扔垃圾,金也不会看到这个想刺猬一样将尖锐的刺对准他的小可爱。
       看到金回来时的秋是懵逼的,自家弟弟出去扔个垃圾捡回来一个白毛正太??

        在金的劝说和格瑞目中无人可怜吧吧的小眼神下,秋屈服了。就这么收养了格瑞。
        可秋和金发现了一个问题,格瑞他不愿意睡觉,不管有多困。
        “格瑞,不睡觉可是会长不高的。”金将格瑞报到床上,慢慢地说道。“你不是说要快点长大然后保护我吗?那你不睡觉怎么长大,格瑞是不喜欢金了吗?”
       金吧嗒着自己那双澄澈的大眼睛,蔚蓝无暇的眸中倒映着格瑞支支吾吾的身影。
       “不是的,我很喜欢金。可...可是,我不能睡。”格瑞的眸中有再次出现了畏惧的颜色,就像金刚捡到他时一般。
       “为什么?”
       “我一睡觉就会做噩梦,而且......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哦,安啦,我们这一族,最擅长的就是驱散噩梦啦!”
       格瑞在夜色中瞪着双眼,眼眸被矛盾包围着。
       “好啦,那我今晚和你睡,试试看嘛……”金还没等到格瑞回答,就将床头的灯拉上,从被子的一角钻进了格瑞的被窝。“早点睡,别被冷到了。”
       金的体温偏高,在这寒冷的冬夜里,是个不错的依靠。金仗着自己年纪比格瑞大,将他摁在被窝中,(在这种温柔攻势下,格瑞沦陷了??)格瑞毕竟还是个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他梦到了金,梦到了金从孤儿院接走了自己,孤儿院没有发生火灾,自己也没有成为最后唯一存活的一个。他和金以及秋在这家小店里平凡而又幸福地生活着。
       相比起格瑞的美梦,金可没有那么悠哉,他动用了自身的力量侵入了格瑞的梦境,却发现格瑞的梦境对自己的精神体有着巨大的伤害。他动用了几乎所有的力量才成功的将格瑞的梦境改造,收回了格瑞噩梦碎片。
       当早晨的光从不太厚的窗帘外照进,格瑞懵懵懂懂地睁开双眼,柔和的金毛映入眼帘,格瑞伸出手去揉开金皱着的眉头,眼前的人仿佛舒展了,嘴角扬起一抹不经意的微笑。格瑞着迷了,鬼使神差地吻了上去。
        但他立马就回过了神智,他知道,他不能再拖累金了。
日子就这么过去,一分一秒,一天一年,就像是沙漏里无妄挣扎的沙。
        格瑞长成了一个英姿煞爽的青年,而金依旧像过往一样,还是那张可爱的小脸。
        今日是圣诞的前两天,也就是说,金已经将格瑞捡回来十五年左右了,在这十五年里,金发现了格瑞身上的秘密,他虽然与常人无异,但他绝对不只是一个常人。格瑞的精神体在学习着金改造梦境的技能,不仅将自身的噩梦碎片吸收了,还悄悄地改变了金的梦境,害得金每晚都忘记去收集碎片。但每天一起床,就会发现格瑞已经帮他收集好了。
        可今天早上起床时却发现格瑞与往常有些不同,他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时不时还抱起头,一副痛苦的模样。
        所以今天晚上金潜进了格瑞的梦境中,却惊奇地发现格瑞的精神体正在等着他,两旁还各有一团雾气般的虚影:一团是太阳的颜色,有着太阳的温度,给人以对希望的向往;另一团是紫色的,模糊不清,给金的第一反应只有恐惧。
“这是我的能量体。”格瑞冷不丁地开口,“我是美梦与噩梦的看管者,先前因为遭到噩梦的反噬而失去记忆,退换成小孩子。我十分感谢你这十五年的照顾,但我不得不离开。你要相信我会回来的,金。
       “我会回来保护你,金。”
       待第二天金醒来时,他的身边早就没有了青年的身影,周围空荡荡的一片。只剩床头被早餐压住不能随风飘扬的纸张在乱动,试图引起金的注意:
         等我回来。
                        ——格瑞
        就这么等了很久,格瑞都没有回来,只是偶尔会有些美梦会带来格瑞寥寥无几的话语。
       直到有一年,金一整年都没有再梦到格瑞,他有些不安。
       在这一年的圣诞节,金许了一个愿望,他说,圣诞老爷爷,能不能把格瑞送给我?金已经是个活了很久的妖精了,不知为何还是那么的天真。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嗤笑,格瑞从金房间里的窗户钻了进去。
       “你送给我十五年的梦就想让我以身相许?
       “太天真了吧,不如把你自己也送给我?”

       金的眼里充斥着泪水,“嗯,好。把我自己也送给你。”



P1P2 社会猜拳定攻受……
P3P4 估计安哥喝了什么假酒......

【雷安】毕业季

一篇完,大概是毕业有感?_(:_」∠)_
【神不神奇?临考试我又回来了……回来发篇文就走了解一下,祝我考试顺利hhhhh】

想要评论和小红心,我是不是有点花心了?(。 ́︿ ̀。)
—————————下面是正文👇—————————

这个夏天又在吵的一塌糊涂的蝉鸣中开始了,老师们看着自己又送走的一届,不禁又潸然泪下。

空气中的兴奋与激动在不停地拂动着,安迷修看着这在收拾东西的格瑞以及正在大声嚷嚷着不舍的金。门口的嘉德罗斯叫嚣着:“格瑞,我会考上和你同样的大学的,你就给我等着吧!!”凯莉坐在木桌上,无视了这一场持续了三年的闹剧,只是一边吃着嘴里草莓味的棒棒糖,一边看着不远处这在为下一届的学弟学妹们留言的安莉洁,她还是那么安静,看得凯莉的嘴角微微上扬。

黑板被几个飞扬的大字给占据了,一看便知道是谁的杰作。

“恶党我劝你把那几个字擦了。”安迷修看着黑板上的“老子解放了”,十分“友善”地说到。这三年来,除了嘉德罗斯和格瑞,雷狮和安迷修的针锋相对也没少到哪去。

“不觉得这个很有个性吗?”雷狮坐在凳子上,双腿放在桌面,依旧是那副放荡不羁的模样。

“并不,而且在下认为你会教坏我们的学弟学妹们的,你也不想卡米尔被教坏吧……”

“我从来不担心卡米尔,他从来不在意这些。”雷狮起身走到讲台上,拿起抹布将那龙飞凤舞的大字擦去。

“不过既然是骑士大人开口了,把这几个无谓的字擦了也无妨吧……”雷狮低声喃喃着,看向安迷修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像繁华的星空,有着不为人知的孤寂与深邃。

他回到座位上,继续用那本厚得不成样的复习书盖住头,像是睡觉般的模样。眼神却总是止不住地向安迷修的方向看去。

他在收拾东西,栗色的短发在随着动作幅度而摇动。水绿色的眸中明显流露出了不舍,随着眸光所及之处,像在阳光照耀下显得微不足道的流光一样,无声无息,却充斥了整个教室。

什么时候他才能感受到自己的感情呢?雷狮想着。他对所有人都总是那副温柔的样子,眼神中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可是雷狮他很贪婪,贪婪成性,他希望安迷修的眼中能多一些他的位置,甚至整双如溪水潺潺的瞳孔中,只倒映着他一个人。

明明要擦掉的字,我又为什么要写上去呢?还不是只想和你在最后的时间再多说几句话,让你的心里在多几分我的身影。

安迷修,你就是傻。

班里的人渐渐离开,原本热闹的教室霎时间显得冷清。不久后,整个教室就只剩下秉着自己的骑士道最后帮忙打扫一遍教室的安迷修以及要等卡米尔放学的雷狮。

风从门口,窗隙中钻进,吹起一边被粘在桌面上的便利贴的一角,各色的纸上写着各种各样的字,各种各样的祝福语。也吹起了一本静静地躺在安迷修桌面上的笔记本,夏季的风,狂傲却恰到好处。

趁着安迷修去打水,按耐不住的雷狮瞄了一眼。

“xxxx年xx月xx日
雷狮,哼,我看叫恶党不错。”
“xxxx年xx月xx日
好吧,其实恶党也没有多坏。
“......”
“xxxx年xx月xx日
对他有点不舍,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三年了,好想这就是一辈子。”

安迷修的日记本上,全是他清秀的字,密密麻麻的,却不显得如同乱麻一般。最后两行,雷狮看着笑了……

不约而同地双向暗恋吗?雷狮透过窗口看着学校门旁熙熙攘攘的人群,他好像突然有点喜欢这个地方了。

等到安迷修回来,雷狮竟然跑去帮他提水。安迷修本来平淡无纹的眼睛似是被风吹出了波澜。

“恶党你吃错药了?”

以往这么问,两人肯定又要开始一顿互掐。难得这一次,雷狮只是很简单地说了一句:“只不过因为这是最后一天而已。”

两人看向对方,最后撇过头去自做自事。两人之间出现了一种罕见的宁和气氛。

“喜欢一个人,三年算长吗?”雷狮冷不丁地开口,问得安迷修一头雾水。

“或许吧……看你有多喜欢他了……”安迷修眼中眸光流转,恰似经历了万年风霜。

“我觉得,不够。”雷狮放下手中的扫把,走到安迷修身旁。

“我们是什么关系?”他问。

“朋友......吧......”安迷修完全没想到雷狮会这么问,他一定看了些什么。

安迷修向斜方一看,看到了那本被风吹得极速翻动的日记本。

“三年太短了,一辈子才够长。毕业证这种辣鸡玩意不能阻止我继续喜欢你,安迷修。”

窗外的风吹的更疯了,吹得树叶呼呼作响,吹起了漫天的试卷,还有安迷修的发梢。

“恶党既然你有这种觉悟,在下愿意奉陪到底。”

安迷修和雷狮看着对方眸中自己的倒影,笑了。

“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我发誓对你,至死不渝。”

-End-

【风:最佳助攻??】

“雷狮,我喜欢你!!!”
(雷狮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啧,你谁啊?我可不喜欢你......”
“我可没让你喜欢我,我倒希望你喜欢的是他( ̄▽ ̄)”
(将在身后的安迷修扯了出来)
“他啊……”
(雷狮一手将满脸通红的安迷修扯进怀里)
“他早就是我的人了……”
(微笑着站在原地看着雷狮将安迷修带走,
果然还是喜欢看到他们肩并肩走在一起呢……)

【雷安万岁~(≧▽≦)/~】